客集网

民国线装书回收热线==上海各种时期线装书回收服务

2019-02-18 17:53

公司名称: 上海豪臣古典物资调剂商店

联系人:王义平     [诚信档案]

移动电话:18221818768

联系电话:18221818768

在线联系:

1年

产品详情

  • 产品价格:面议
  • 类型:书报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18 17:53
民国线装书回收热线,上海各种时期线装书回收服务,上海豪臣古典物资调剂商店,上海老线装书回收,老线装书籍回收,老书籍回收,连环画回收,一切古旧书刊收购、字画回收、扇子回收、古籍善本回收、线装书回收、碑帖回收、印谱回收、印章回收、名人信札回收、老照片回收、小人书回收、邮票回收、名人字画回收、像章回收、国库券回收、宣传画回收、老股票回收、老钱回收、老式钟表回收、西洋摆件回收、绣品回收、红木家具回收、老地图回收、老唱片回收、瓷器玉器回收、竹雕牙雕回收、旧笔墨纸砚回收、古琴乐器回收、旧紫砂茶壶回收、竹木牙雕回收、银元回收等等。  
 古旧书刊收购、字画回收、扇子回收、古籍善本回收、线装书回收、碑帖回收、印谱回收、印章回收、名人信札回收、老照片回收、小人书回收、邮票回收、字画回收、像章回收、国库券回收、宣传画回收、老股票回收、老钱回收、老式钟表回收、西洋摆件回收、绣品回收、红木家具回收、老地图回收、老唱片回收、瓷器玉器回收、竹雕牙雕回收、旧笔墨纸砚回收、古琴乐器回收、旧紫砂茶壶回收、竹木牙雕回收、银元回收等等。连环画回收、画报回收、像章回收、徽章回收、字画回收、宣传画回收。地图回收、广告纸回收、托本回收、线装书回收、铜器回收、瓷器回收、各类资料回收等 欢迎各单位、学校、出版社、图书馆。
 。 
 常年回收各类老唱片,老唱机,手摇唱机,上海照相机,老式电话机、老式无线电收购,各种杂件,手稿信札、扇画、抗战史料、古玩杂件、像章、印章、线装书、小人书、邮票 ,老家用电器,各种老照相机回收.上海牌照相机收购.四叶电风扇回收,老电话机回收,老望远镜.手风琴回收,脚踏旧风琴回收.各种老台灯回收,老式落地灯回收,解放前老打字机回收,老樟木箱回收,皮箱收购,家用老家具回收,大衣柜回收,家具收购,红木家具,红木杂件,老饭碗,瓷器,紫砂花盆,50-70年代挂历收购,旧书,线装书,库存积压,老电风扇,老废旧物资,老库存物资等等收购 上海老式手摇唱机,老电风扇回收,樟木箱回收,老皮箱.收购老式手摇唱机,唱机片子回收,解放前各种结婚证回收,60年代书回收,上海四叶电风扇回收.
  

 上海回收老红木家具,桌回收、琴桌回收、太师椅回收、靠背椅、鸭蛋登、方凳、三门衣柜、书橱、账台、梳妆台、大床,茶几等、上海樟木箱回收,雕刻樟木箱收购.皮箱回收.大小皮箱回收,各式老红木家具、白木家具 柚木家具.雕花、字画扇子,旧书碑帖,砚台旧墨,瓷器玉器,竹木雕刻,古琴乐器,老式钟表,西洋摆件,皮箱,樟木箱,宁波香篮,绣品,手炉,像章等。老红木家具回收,老柚木家具回收 ,花梨木红木家具,餐桌 椅子、八仙桌、红木太师椅等收购,红木家具估价回收。,旧书碑帖,砚台旧墨,瓷器玉器,竹木雕刻,古琴乐器,老式钟表,西洋摆件,皮箱,樟木箱,宁波香篮,绣品,手炉,像章等...本商店以良好的信誊、是专业经营调剂商店,雄厚的资金实力为基础,追求卓越,以服务大众为宗旨,以诚实守信为原则,是古典物资回收行业的典范!
 长期面向上海浦东新区、徐汇、长宁、普陀、闸北、虹口、杨浦、黄浦、卢湾、静安、宝山、闵行、嘉定、金山、松江、青浦、南汇、奉贤、崇明县等区域提供各类老家具、红木家具、樟木箱、老瓷器、旧书字画、老钱币、老家电等旧货回收服务!
书的正文又称为“本文”。其中不附加注解评点的正文称为“白文”,《朱子全书·易》说:“某自小时未曾识训诂,只读白文。”
很多书都有注解,特别是重要的古籍。这种对先秦经典作注释的工作始于汉代,这些注释称为“传”、“笺”。如《诗经》就是毛亨传,郑玄笺。开始“传”与“笺”都有它们的特定含义。传(zhuan音撰),指阐明经义。笺有补充和订正传的意思。到了唐代又出现了一种新的注解,不仅解释正文,而且给前人的注解作注解,这种注解一般叫做“疏”或“正义”。   
注解还称为“解”、“训”或“诂”。“解”、“训”都有解释之意,同时也是对古代典籍的注解。“诂”指用现代的话解释古代语言文字,也指古代语言文字的词的本义。“诂”常常与“训”连在一起,称为“训诂”或“诂训”。“故”通诂,所以也称“故训”、“训故”,都是对古言古义的解释。   
注释还称为“章句”,即剖章析句的意思,后泛指书籍的注解。   
注解除了有注、传、笺、疏、训、故、诂、解等称呼,后世又增添了许多双音词,其义也基本相同,如:“注文”、“诂语”、“注说”、“注述”、“注训”、“注脚”、“注疏”、“注解”、“注释”、“训注”、“训传”、“训解”、“训释”、“疏注”、“笺注”、“笺训”、“传记”、“传笺”等等。
正文的后面,大多有后记,亦称为“跋”、“书后”。它和序一样,是一种文体,由作者或他人撰写。往往由作者抒发写作过程中的甘苦或请后学或同仁作一评价。倘若这些跋是由编辑写的,这些跋称“编写”或“编后记”。一些书的后记后面还有“索引”,又称“备检”、“通检”、“引得”。它是把书刊中的项目或内容摘记下来,注明出处,按次序排列,以作备检。   
我国远在纸张发明之前就已有了著述。那时书写的材料为“简”与“帛”。简是竹片或木片,称“札”或“牍”,后统称为简。把若干简编在一起的称“策”或“册”。帛是古代丝织物的统称,素是白色生绢,都是书写材料。《后汉书·宦者传·蔡伦》:“自古书契多编以竹简,其用嫌帛者谓之为纸。”清代俞樾《茶香室续钞·宋人书贴犹用竹简》说:“南宋初,士大夫书翰犹用竹简。”可见蔡伦造纸之后很长时间,还没完全淘汰竹简。因此,古时就用这些书写材料代指书籍。如:“竹帛”、“竹简”、“竹素”、“竹书”、“书策”、“简素”、“简策”、“简册”、“简牍”、“简编”、“编简”、“简籍”。如柳宗元《读书》诗:“竞夕与谁言,但与竹素俱。”杜甫《秋野》诗:“掉头纱帽侧,曝背竹书光。”清代陈梦宵《作书友人投笔志恨》诗:“我志原何许,逢人却乞怜。是非留竹简,方寸付苍天。”    
简素还有个来历。汉代应劭《风俗通》说:“刘向为孝成皇帝典校书籍,皆先书竹,为易刊定,可缮写者以上素也。今东观书,付素也。”后来就以“简素”称书籍。   
简册、简策相同,既指书籍,又指史籍。如宋代曾巩《寄赵官保》诗:“素书谠言留简册,高情清兴入林泉。”谠言,正直的言论。   
简编、简籍、编简亦指书籍。如韩愈《符读书城南》诗:“灯火稍可亲,简编可卷舒。”唐代陈元光《太母魏氏半径题石》诗:“清贞蜚简籍,规范肃门楣。”   
书写用的竹简也叫“青简”、“汗简”。古时用竹简写书之前,先以火炙简使其出汗,使竹青易写,也不为虫蠹,名为杀青。所以称“青简”、“汗青”或“汗简”,也代指书籍、史册。如文天样名句: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”严复《和荆公<适意>》:“橙火年年作近邻,韦编汗简苦阵阵。”   
前诗中的“韦编”一词出于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:“孔子晚而喜《易》……读《易》,韦编三绝。”韦指皮绳,古时用皮绳把写好的简编缀成册叫“韦编”。后来就称《易经》为韦编,进而又泛指一切古籍。“韦编三绝”即皮绳数断,可见翻阅之勤。   
与韦编近似的还有“青编”,青编即“青丝简编”。这就是用青丝联缀成的竹简书,借指史籍,亦泛指书籍。   
残旧的竹简称“枯竹”,亦代指古旧典籍。如汉代桓宽《盐铁论·利议》:“诸生无能出奇计,远图匈奴安边境之策,抱枯竹,守空言,不知趋舍之宜,时世之变,议论无所依。”   
古时用帛写书,必先裁割成块,称为裂帛,后“裂帛”也成为书籍的代称。   
帛有多种,白色的称素,浅黄色的称缣或绷素,常用以书写,因而也以“缃帖”、“ 缃素”、“ 缃缣”、“ 缃牒”、“ 缣素”、“ 缣缃”、“ 缣蒲”、“ 缣简”代称书籍。如明代高启《临顿里》诗有“旧史堆缃素”之句。王安石《和平甫舟中望九华山》诗:“当时备巡游,今不存缃缣。”骆宾王《上充兖州刺史启》:“颇游简素,少阅缣缃。” 
缥(青色丝织品)和缃素,常作书套、书衣,称为“书帙”、“ 缥帙”、“缃帙”、“缃缥”、“缥缃”、“缥书”、“ 缥囊”、“简帙”、“青缃”,这些也都成为书籍的别称。如苏拭《南窗》诗:“西斋书帙乱,南窗初月升。”陈梦雷《赠臬宪于公》诗:“缥缃雄丽藻,韦布富经纶。”萧统《(文选)序》:“词人才子,则名溢于缥囊,飞文染翰,则卷盈于缃帙。”蔡有守《晦间嘱题蒹葭图》诗:“此间谁识凄凄意,写入青纲只是秋。”南朝梁简文帝《登城》诗:“小堂倦缥书,华池厌修竹。”   
“瑶帙”是书套的美称,也代指书。如明代郑真《题长淮送别图赠吴兴阮文肃》诗:“归取家藏瑶帙看;吾翁亦有赠行诗。”   
古时还有玉制的书籍封套称“瑶检”,亦代指珍贵书籍;如唐李峤《为何舍人贺御书杂文表》:“跪发珍藏,肃承瑶检。”   
珍贵的书籍亦称“玉版”和“玉简”。它们的本意是指古代用以刻字的玉片,后作为珍贵典籍的代称。   
古代用帛或纸写成的书,为了便于保存,常把它们装核起来,用木棒(也用金、玉、瓷、象牙)等物作轴,卷成束,称为一卷。所以书称为“卷”或“卷轴”。篇幅长的书分为数卷,所以卷亦指书籍的一部分,如上卷、第一卷等。以前说手不释卷,卷即书。有时也称书为“书卷”。韩愈《送诸葛觉往随州读书》诗说:“邺侯家多书,插架三万轴。一一悬牙签,新若手末触。”三万轴即三万卷。牙签即牙骨制成的签牌,系在书卷旁作为标识。因而“牙签”、“签轴”都成为书籍的代称。陆游《冬夜读书示子聿》诗中有“整整牙签饱蠹鱼”之句。古时还常常把数卷书卷成一束,用布帛或袋子装起来,叫做帙或函,即书套。所以“卷帙”、“签帙”、“签函”也代称书籍。如陆游《送猷讲主赴李明府姜山之招》诗:“贯花签帙压车辕,惟子穷探到本源。”   
书籍怕虫蠹,恰有一种香草叫芸香,花叶皆有强烈的气味,放人书中可以避蠹驱虫,因而称书籍为“芸帙”、“ 芸编”或“芸签”。如明代高明《琵琶记·副末开场》:“秋灯明翠幕,夜案览芸编。”在这个戏里还有两句词:“黄卷看来消白日,朱弦动处引清风。”其中黄卷亦指书。杨明照在对《抱朴子》的校笺中说:“古人写书用纸,以黄蘖汁染之以防蠹,故称书为黄卷。”



移动电话:18221818768

在线联系:

免费发布信息